刘春河从一间破旧实验室起家,如今走向了全球6亿人。

他出身农村,本想成为一名码农。结果研究生没毕业,就走上了创业路。

他为公司起名“赤子城”,这个名字源于孟子的一句话“所谓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也”。这也是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选择创业的初心,期望用技术去改变世界。创业十年,最艰难的时候,他租过地下室,也曾为了一间临近地铁站的7平米四合院平房激动不已。

在刘春河看来,铭记十年创业路,有一个很好的碎片化的标识,就是办公室的搬迁。如今,他换了12个办公室,正在打造第13个办公室,公司已经延伸到海外数个国家。他说,创业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。

3月21日,在寻找中国创客第五季启动峰会的纵横演讲环节,2016年度中国创客、赤子城创始人刘春河通过他创业十年间换办公室的故事,分享了自己的创业历程。

以下是演讲实录:

赤子是什么?是刚出生的婴儿,因为他浑身是红色的。孟子说过“所谓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也”,这是我们创业的初心。

赤子城是一家成立十年的公司,铭记十年创业路有一个很好的碎片化的标识就是办公室的搬迁,我们搬了12个办公室,乃至到今天的13个办公室。

从2009年到2019年,我们在搬办公室的过程中,实践了一个从0到1的过程,由技术改变世界、由码农改变世界。一个写代码的程序员,也有机会通过十年日复一日的奋斗,实现这样的梦想。

赤子城

2009年,赤子城在北邮的一个破旧的实验室里创立。成立的时候,没有方向,没有团队,没有资金。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给公司起名,最后就叫“赤子城”。那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有投资、创业、风投这样的概念,我们就闷头开始干。

此后的3年,我们从济南到北京,辗转待过7个办公室。这7个办公室有地下室,有别人家公司的机房,有民宅,有民宅里的小房间,几乎都是很难想象的办公环境。有一次找到一个北京的四合院,大概只有7平方。我很激动,因为它离地铁非常近,交通方便,也能放10个人。结果出门的时候我放弃了这个办公室,因为旁边是一个露天厕所,臭气熏天。

在这过程中,我们收获了两个经验:第一个是团队,早期通过做培训,教人跟我们一块创业,形成了我们的核心团队;第二个是方向,我们以试错为代价,无数次淘汰掉很多方向,最后找到了“做中国互联网的全球化”方向。

从2013年5月开始,我们的第一款产品上线,开启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全球化的浪潮。从那时候起,我们影响了无数的公司走向海外。也是从那时候起,我们换了一个新的办公室,在三元桥国际港。听上去名字很高大上,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区。我记得我面试一个人,他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给我打电话说请问国际港办公楼在什么地方,他说他自己进了一个小区。我说就是那个小区,结果他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从国际港开始,我们又换了四五个地方,从小民宅到大民宅,从大民宅到小办公楼,从小办公楼到大办公楼,再到几层的办公楼。伴随着这些迁徙,赤子城也走向了全球化人工智能信息分发平台的路。

从全世界来看,流量发展到今天依然是寡头垄断,依然存在着很多低效、灰色的东西。在全球信息分发领域,我们认为有极大的机会诞生新巨头。就拿中国来举例,当我们以为中国的流量已经牢牢被巨头控制的时候,一家叫字节跳动的公司打开了缺口。在海外也同样是这样,全球的流量有很大的机会。我们的全球信息分发网络的建设也是乘着这样一个趋势在扩张。

为了实现全球化人工智能信息分发平台的愿景,我们自研了三四十款产品,大概是中国出海的开发者里面品类最丰富的;另外,我们聚合了全球数万款应用,通过我们的核心AI引擎,能够做到千人千面,让每个人看到的信息是千姿百态的。

到今天,我们的目的非常清晰,就是打造全球化的人工智能信息分发平台。与此同时,我们正在打造第13个办公室,它可能是一个虚指的概念,可能在美国、俄罗斯、印尼、巴西、泰国或者韩国。

有一句话说,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。对创业而言同样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步都算数。

←返回

TOP